【校友文苑】笔落凤凰台——《校园往事》审稿记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7      访问次数: 10

编前语

2020年是我校涡轮761班毕业四十周年。两年前,该班校友为感恩母校和老师,策划了撰写《校园往事》方案,全书共有四个篇章,反映当年校园学习、体育、生活及师生之间等往事。今年初,完成了初稿,又几易修订完善书稿。之后,精心收集照片、编纂、装帧设计等,目前已完成样稿,近日进入审稿阶段。作者丁晓东校友写有妙趣横生的审稿纪实,现分享给各位校友。详见下文。

笔落凤凰台

不知不觉大学毕业近四十年了,九位同窗学友,受邀于南京凤凰台饭店审稿《校园往事》,恰逢教师节和中秋节前夕,可谓凑巧之至。有同学动情地说:“今天是教师节,冥冥之中四十年后,以这样的方式感恩母校,感念老师,重温同学相聚情,很神奇、很奇妙,好有感觉哦!”


会议上,光虹同学说道:“当翻开《校园往事》感慨万千,四十二年前的校园往事仿佛就在眼前,每个故事,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,真是令人嘻吁不已。”

建强同学道:“《校园往事》是晓东数年来耗尽心血的结晶之作,很完美,也是全班同学的大事。”

建新同学说:“我们能为《校园往事》的正式刊印和发表做出贡献而感到由衷的高兴。”


金陵凤凰台出名是李白的诗《登金陵凤凰台》“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”据记载:凤凰台位于今南京城内西南隅,凤游寺一带。相传有三只状似孔雀的大鸟——百鸟之王凤凰,飞落在永昌里李树上,招来大群各种鸟类随其比翼飞翔,呈现百鸟朝凤的盛世景象。为庆贺和纪念此美事,将百鸟翔集的永昌里改名凤凰里,并在保宁寺后的山上筑台,名为凤凰台。


今天,《校园往事》笔落凤凰台,这可否应景千年前的“百鸟朝凤的盛世”之景象?岂敢作如此狂妄之比肩。但无论如何,当亓峰班长宣布《校园往事》通过编审,期待重磅出炉,那刹那间会场掌声,足以震撼和感动人心、足以穿越四十年的时空、足可称是涡轮761班的盛事。消息传出,微信群里瞬息传来祝贺及点赞之声。

钱班长发来:“祝贺《校园往事》编审通过,可谓功德圆满!”

“感恩各位同学、老师、母校的助力成就了《校园往事》。今天笔落凤凰台,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这日子是值得拥有的孤品。”


母校副校长张华教授曾发贺语:“昨天校园的刻苦钻研,成就了今天的社会栋梁;昨天的欢歌笑语,启航了明天的诗和远方。祝贺涡轮761班《校园往事》出版。”颇具诗意的校长贺语,令同学们倍感暖心,心神驰往。

母校校友工作处孟宝全处长,在序言中有评述:“《校园往事》犹如一股清泉,涓涓细流而来,是物欲横流以外的同学及师生间的纯情,是重压之后的逸放,是对校园浓浓地眷念,是校园文化的一种体现与写照,是校友们如饥似渴地学习与老师教书育人真实地记载,也是校友们人生砥砺前行的一段历程……读后引人深思。”


晚上,南京同学悉数赶来,举杯庆贺这一盛事。晚宴上,流行了一句南京话 “硬腿子”,这是形容召之即来的铁哥们,反之,就是“软腿子”。马群英为《校园往事》编撰倾心尽力,被公认为《校园往事》的硬腿子,在殷秘书长缺席时,客串执行秘书长,可谓火力全开,白酒、红酒、啤酒的全能将士,真是够义气有侠气的硬腿子。

建新牵头的浙江同学,豪情十足,清一色的白酒,开始了一番番精彩的“表演”,得到了 “铁汉硬腿子” 的称号。光虹一如既往保持着捣浆糊忽悠的风格,在他忽悠下,老厂长之川虽有上佳地发挥,但于江还是不小心被“灌倒”了。

这次建新夫人一同而来,因染上了流感病毒,来后开始发烧,接着建新也被染上发烧。最后一天,他们只能在宾馆休息,中午饭叫了外卖。

当25楼房间门铃响起,开门一惊,竟是机器人将外卖送上来。当建新夫妇谢谢他时,他即刻以客气的语调:“不用谢”,小哥挥挥手飘然而去。还有点发热的亚平,用沙哑声直呼:“真是大开眼界”。建新拿着相机追赶去为小哥拍照。真是流感无情,小哥有情啊!

在扬州瘦西湖,导游介绍始于清代乾隆年间的五亭桥:“有五个桥墩,共有十五桥洞相连,这是中秋赏月最具想象力的地方,可由十五个桥洞,同时可看十五个月亮在水中的倒影,加上天上的月亮,这叫十五的月亮,十六圆。”听后,大家在五亭桥,不停地变换角度,寻找十六个月亮的位置。

此时,园中桂香漂浮,四十年的同窗学友相聚相会于中秋节前夕,更有另一番情愫在心头,古人有:“明月几时有?”问月,也是对月圆的期盼,月圆人圆,才是人间的美好天伦。

参观具有八百余年历史的江南贡院——中国科举博物馆,明清年间,全国半数以上的状元出自这里。参观引起大家地反响,这安排很与校园有应景之处,不觉心中平添一份对“校园”的怀念之感。

博物馆展厅占有地下四层,反映了古代千余年科举制度和文化,可领略、追溯1300年科举发展史,展出了科举从创立、鼎盛到取消的历史进程。

在负四楼的中央处,挑高12米的空间,四面高崇青砖色的墙面,印了满满的四书五经的内容,另一面放置着四书五经与科举相关书籍。还有一面墙壁上方环形顶部,有星罗密布的夜空,结合魁星点斗连中三元的典故,呈现北斗七星,壮观震撼,心跳加速。

金榜题名展厅,与真人同尺寸的科举雕塑人像——刘禹锡、范仲淹、欧阳修、杜甫、苏轼、文天祥、张骞......犹如穿越时空,栩栩如生而来,此时感受 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、“ 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 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、“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。”等名句,有如与圣贤神交相会,扑扑的心跳不止。

在明城墙上,我告诉大家,下面这一片是明代的国子监,前面是东南大学,那是清末张之洞等大臣进呈奏章,取消科举时创建的“两江师范”,是现代高等教育的发源地之一,素有学府圣地之美称,人杰地灵。由此向前是天平北路,是六朝台城的皇家御道,沿道而下就是夫子庙江南贡院。

南京人有习惯,孩子高考前,带着孩子由国子监到江南贡院,然后到夫子庙孔夫子圣像前敬拜,祈求圣人的护佑金榜题名。听此一说,大家为孩孙辈选购了由竹子制作的戒尺,戒尺上刻有论语、大学、诫子书、三字经、弟子规、千字文、朱子家训等传统经典文化句章。千余年的科举制度,对中国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,而传统文化源远流长,流淌在国人的血脉中。


有同学问,如此安排是精心设计的吗?是也不是,因为这都是历史的沉淀。而《校园往事》开篇提到了江南贡院,今天落笔之时,大家一起到此地,由开篇到落笔,无论是巧合还是刻意,可谓是也不是,不是也是,真是不是,才真是。


大家满怀着喜悦之情,在明城墙上,由大妈级的马领导在前指挥,一帮老男孩学起了大妈广场舞动作,一字排开搭肩踢腿,很是热闹。在南京天眼桥上更是玩起腾空飞舞,载歌载舞,欢腾一片。一贯沉稳的建强、接地气的江海、杜老师以及亓班、于班都有上佳的演出,很是投入动真格。建新举着相机,抢下了宝贵的镜头。

此时,光虹、马群英又玩起了单个腾飞动作,杜老师玩起优雅的舞蹈动作,形成了一道风景线,引来众人的一片喝彩。行人们纷纷驻足观看,拍摄,为这群大爷大妈竖起拇指点赞。

上车后,驾驶员对我道:“你们放得很开哦,玩得很开心。”当他知道,这是四十年的同窗学友,马上又要出书,他连声说道:“很值得闹腾一把,我都被感染了。”当他知道跳得最高的大爷和大妈,都快七十岁了,甚是吃惊直呼:“真是一帮可爱、会闹腾的老顽童。”

这“闹腾”即是笔落凤凰台的喜悦,也彰显出同学们阳光、朝气的心态,是一种自然释放、无拘无束自在的心情,故而这“闹腾”似乎有了一种升华、明了和透彻。

笔落凤凰台,回首相望,恍如隔世,却又在眼前。谨以致于远方归来的同学,将校园一段时光定格,献给毕业四十年的同学。

2019年9月22日 凤凰台